首页 >
爸爸,小圆快被我划完了……
2022-04-14   来源:南京玄武检察

我叫嘻嘻,今年五岁了。我的爸爸,是一名“大白”。

爸爸不是医生,他在南京市玄武区检察院工作。可是,爸爸说,因为疫情来袭,他要变成大白,到隔离酒店工作一个月。

我舍不得让爸爸去,我要过生日了,他说过要陪我的。

我猜妈妈肯定也舍不得,她的眼睛红红的,可是,她还是给爸爸收拾了行李,我把我最喜欢吃的奶酪棒塞进了爸爸的包包。

爸爸给我画了好多圆,他告诉我,每天划掉一个圆,划完了,爸爸就回来了……

妈妈说,我一点都不想爸爸

爸爸不在家,妈妈是老师,要给哥哥姐姐上网课,还要备课、改作业。我的小辫子没人帮我梳了,洋娃娃也没人帮我收拾了,妈妈为了让我不打扰她工作,给我买来了黏土、乐高、小鱼,可是,我有这么多的玩具,却没有人陪我玩。
我想去外面玩,想要爸爸牵着我,一起放风筝、搭帐篷、捞蝌蚪,我明明想爸爸想的哭,可是妈妈打电话都告诉爸爸说我很好,一点也不想他,还让我视频里冲着爸爸笑。

可是,爸爸为什么哭了?

爸爸,爸爸,等等我!

那天,妈妈突然从备课的房间里冲出来,说要带我去看爸爸,我好开心,爸爸回来了吗?我要扎好看的头花,要穿新的裙子……可是,妈妈一把拉住了我,说来不及了,爸爸到小区门口了。

好像等了好久,远远地来了一辆车,“快,快看,爸爸!”妈妈激动地说。车停了,先下来了一个拎着大行李箱的阿姨,又下来了两个穿着白衣服的人,和爸爸给我看的照片很像,是爸爸吗,可是哪个是爸爸呢?其中一个“大白”对我挥挥手。
是爸爸,一定是爸爸!

我好想冲过去,想看看爸爸,想要爸爸抱抱我,可是妈妈紧紧拽住了我,说爸爸还在执行转运任务。我看着“大白”和红马甲阿姨说话,在小本子上签字,阿姨们很快走了,“大白”又重新上车了……

爸爸,爸爸,等等我,你还没抱我呢,我追着车子跑,可是,车子开得那么快、那么快,我再也追不上了,我站在路边大声哭起来,妈妈紧紧抱住了我。

偷偷多划了两个小圆

今天,是我的生日,第一次只有妈妈陪我过生日,我收到了爸爸给我买的爱莎公主,可是,我不想要洋娃娃了,我只想要爸爸。妈妈说,再过一会儿,就可以跟爸爸视频了,我好困,已经十点了,爸爸,你还没忙完吗?

我告诉你一个秘密,你留下的小圆,我偷偷多划了两个,你是不是可以提前两天回来陪我了?

孙军 等我回来

3月中旬,单位抽调我到南京站参加来宁人员转运志愿工作,家人了解到转运工作的危险性,很担心,从开始的不理解,到后期全力支持,解决了我的后顾之忧。

妻子是一名小学教师,因疫情停课,需要大量时间准备线上的网课和答疑,同时年幼的女儿正是粘人的时候,学习玩乐都需要陪伴,只能白天陪女儿,晚上等女儿睡觉的时候再忙自己的工作,经常到深夜。

女儿嘻嘻很懂事,经常说“爸爸去打病毒,你放心去吧。嘻嘻现在是大姐姐了,在家乖乖的等爸爸,等到我的小圆全划掉,爸爸就回来了”。3月底是嘻嘻五周岁的生日,父亲第一次不能陪伴,只能视频连线,嘻嘻很开心地吃着蛋糕,最后提了一个小心愿,等我回去陪她补过一个生日。


[责任编辑:赵爱国 王济荣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