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司法实务 > 未成年人检察
此群,此流涓涓
2021-10-22   作者:陈朝阳   来源:中国检察官网
 一条小溪流的水,归宿往往汇向大海,在流程上可以概括为必然;宋检察官与小明相识,纯属人生际遇中的偶然。
  
走过一望无垠的平原,小明可以看到海平面,可以看到遥远的地平线,可以看到七色彩虹,进城可以看到天际线,也可以看到宋检察官的发际线,看到发际线上早生的华发。
  
寄予美好希望,未成年人检察机构多了一个诗意的名字,或者叫“蓝纸鹤”,或者叫“星星点灯”,诸如此类等等。相比一群知心姐姐、知心阿姨、知心妈妈,站在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室面前,宋检察官以及与他年龄相仿的李检察官这样的“祖父”“祖母”级人物,多少显得有点另类。都说,同龄人惺惺相惜,可俗话又说:隔代亲。
  
十八岁才长大成人,十八岁才让大人放心出远门。不满十八岁,可惜一失足,一失手,小明成了犯罪嫌疑人。见笔录的字并没有如晤的感觉,宋检察官和小明第一次见面在讯问室。一头坐着宋检察官,一头坐着小明。边上坐着小明的妈妈,一个衣着朴素的女子,神情中透着焦虑、无奈和愧疚。小明的父亲远在他乡,缺席这样的场合。
  
寻常百姓家,医院里没有病人,没有家人涉案与司法机关打交道,生活充满康宁。康宁因案生变,未来蒙上雾影。
  
插一行宋检察官家乡的广告:盐城,一个让人打开心扉的地方。
  
小明坐在宋检察官的对面。眉清目秀的一个孩子,走向成熟的年龄掩盖不了满脸稚气,目光明亮又闪烁不定。依小明的学识,大概率知晓非食物的培根,可能知晓培根说过的话:犯罪无视法律,如同污染了水流。可小明未必知道,培根作为犯罪者接受过审判。
  
面对弯道徘徊的小明,宋检察官心有千千纠结。可以一诉了之,可以以情节轻微名义相对不起诉,省心省力省得可能的争议。附条件不起诉,设立考验期,司法技术上费力不讨巧。最终,宋检察官的办案团队决断,对小明附条件不起诉。
  
罗大佑作曲作证,“野百合也有春天”——狗尾巴草也有秋天。
  
因为亲历看过少年重蹈覆辙的教训,因为欣赏大禹治水堵不如疏的做法,宋检察官选择让水流净身,更想了断源头上的污。
  
公诉的仪式令人难忘,讯问的场景可以展示威严,对小明,宋检察官则将讯问主导成聊天。
  
不是一个人打开心扉,宋检察官归属一个叫小溪流的司法团队。此前,这个团队里的李检察官“李奶奶”,打开司法之门,助力一位失足少年走进了大学校园,重启青春生活键。
  
案件的证据固然需要核实,宋检察官与小明一一对账。隔代呈现一个中老年检察官的少年岁月,传递人生不易的感悟、父母毕生的指望、向上向善的追求。小明敞开心扉,呈现他的内心世界,曾经的少年过往不断被提及。
  
刑讯逼供出言不由衷,行云流水的讯问润人,孵化善的种子。宋检察官一席谈,拂去一丝灰尘,打开小明心扉。年纪轻轻的小明疼爱孝顺老人,真诚打磨友情与爱恋。内心深处的微光,让宋检察官感到些许温度。
  
透过心扉的微光,与萤火虫一样,萤火虫与蜡烛一样,刺破暗黑的夜。如果萤火虫可以成长,虫可以变成龙。火把比蜡烛更热烈,灯笼比火把更稳定。
  
类聚或者群分,缘于同质理念。讯问或者聊天结束后,宋检察官让助理建了一个微信聊天群,群名如同相亲相爱一家人这样大俗。平凡的生活由大俗构成,所谓的雅致正如小溪流不经意地路过炊烟升起的门庭。
  
此群,小明的父母在,宋检察官以及助手在。不求人声鼎沸,在虚拟的一角真实地交流。友好的方式驱离尴尬,乡村俚语鲜活跳动,法言法语自然流淌。于有声处,宋检察官和小明探讨人生,开列建议书单、剧目;于无声处,与小明同行。
  
此群,谆谆细语熨平心田,涓涓细流洗涤鹅卵石。小明用心散发更多光亮,接近更多光明。迎着温暖的阳光,丹顶鹤在小明的家乡飞。所有的鸟法律地位平等,没有划定喜鹊与乌鸦贵贱的依据。可以钟爱喜鹊,不可以踩压乌鸦。
  
那个叫精卫的鸟,立了衔石填海的宏愿,成为励志且悲情角色。乌鸦为了眼前生活,发挥聪明才智,闭嘴衔石喝水。不妨容许质疑:骗局!乌鸦不可能喝到水。何妨参照司法侦查实验,不动嘴,亲身动手试试。
  
真实的关照存在虚拟的世界。小明敞亮起来,吐露关于生活的情怀。伴随小明金句式的人生感悟,宋检察官心房驿动。他说:一股暖流,从心底流过。
  
立秋了,宋检察官再次与小明相遇。近晌午,没有秋天的第一杯奶茶,宋检察官提出与小明共进简餐。小明说,不用了,祖母正在住院,他要回医院与祖母一起吃饭。
  
目送小明的背影后,宋检察官独自进餐。
  
所有的回头浪客,包括放下屠刀的立地佛,都以爱与善为起点,重新选择尊重规则的生活方式。
  
卖火柴的小女孩,在寒冷的冬天,借助微弱的亮光,看到慈祥的祖母。在稻谷抽穗的秋天,慈祥的祖母看到缠绕着她的小明,享受子孙绕膝的幸福。
  
倾向于有罪推定的耶稣,错误地惩罚了亚当和夏娃。可在群情激愤之际,石头欲挣脱愤怒的情绪砸向一个违规的妇女,耶稣若无其事地在地上写字,说:你们当中谁没有罪?谁没有罪可以用石头执行死刑。众人一哄而散。
  
耶稣懂得刑罚的谦抑,执行认罪认罚从宽。案件了结前,他训诫那个妇女:去吧!从此不要再犯罪了。
  
主张德主刑辅追求无讼的孔子先知先觉,可以想象他曾在河川上对不教而诛忧心忡忡,说:逝者如斯夫。如果此处论语针对法律适用,可以继续想象孔子加上一句:刑罚难挽回。
  
圣人的爱宽广,祖母的爱具体。如果孩子需要光亮,祖母可以化为冬天的火柴,燃烧的蜡烛,流泪的烛油。如果孩子需要远走高飞,祖母可以放弃膝前的黄金,屈膝为孩子解脱翅膀上负重的黄金。与其若干年后,品尝无法言说的痛和苦涩,再回首已无手可牵,为了孩子美好明天,祖母可以永远放弃今天。
  
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,社交媒体上的群此起彼伏。伴随诉讼程序终结,宋检察官和他的助手,完成群主群员职责,同走一段路,共伴一行程,送小明去远方。或许,小明之外,还有小强、小刚、小亮……
  
大隐隐于市,小隐如本文隐姓埋名。参照法律专业术语“犯罪记录封存”,尽可能隐埋小明生活的痕迹。
  
从此城与彼城,到处可以看到崛起的工地,看到钢筋与水泥凝聚的道路。如果没有疫情影响,小明极可能子承父业,在建筑工地上出力谋生。所有的劳动都值得尊重,愿所有的劳动者抵达幸福之境。或许在工地的边缘,一条小溪流不舍昼夜流淌。一滴水,归入大海。面朝大海,感受大海的包容,涓涓此流依偎在大海的怀抱。
  
想起旧历新年,到处写满祝福的春联。类同司马光砸过的缸,没有自来水,盛满取自不息川流中的水,用明矾洁净。在缸沿上贴红色的条幅:细水长流。鹤翔蓝天,越过小明的家乡。愿小明春不寒,愿小明雨天有伞,愿小明遇良人。愿小明走过千山万水,铭记小溪流的潺潺声音,此流涓涓,可见人间滴水穿石的模样。
  
(作者单位:江苏省盐城市亭湖区人民检察院)

[责任编辑:赵爱国 王济荣]